梦游呓语,中医经方助安眠
张正海 时间:2019-07-03

金某,男,26岁,未婚,无业。1986年春,初诊。

病史简介:日无所事,生活无规律。一次夜归很晚,备受父母指责,当夜便出现梦游现象,家人以为受斥心里不痛快而在院子散步,待第二天问其,却什么都不知道,更否认半夜在院子散步之事,自此家人开始留意其夜晚的行为。接连两晚相安无事,到第三天夜间复见睡眠中的他又走到院子里,一会儿来回走动,一会儿挪腾什物,约半小时许又回床上睡去。候次日询问依然不知。以后竟至剧则一周四五次,轻则一周一两次,曾求医治疗,效果不甚理想。


刻诊:神志正常,思维清晰,自觉心烦焦虑,时有遗泄滑精,容易疲乏,偶尔自言自语,二便如常,舌体瘦、舌质红、苔花剥,脉细数。证属心肾阴虚,神不归舍之证。

治用仲景防己地黄汤加味。

防己15g、桂枝9g、防风6g、甘草3g、生地60g、百合30g

三剂,先用冷水6碗,加黄酒1碗将药浸泡6个小时,然后慢火煎煮,剩2碗时,滤滓清出,分3次热服,一日一剂。

二诊:服药3天,此期间只梦游一次,上方加龙齿20g、黄连6g、阿胶9g,黄酒减半量,继服5剂,煎服同前法。

三诊:梦游未作,精关固,再未见其自言自语。既效,按二诊方取七剂,煎服同前法,以资巩固。先后以防己地黄汤进退20余剂斯证未作,近期治愈。

按:本例梦游、自言自语明显是意识障碍。仲景《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防己地黄汤条下云:“治病如狂状,妄行,独语不休,无寒热,其脉浮。防己一分  桂枝三分  防风三分  甘草一分。右四味,以酒一杯,浸之一宿,绞取汁;生地黄二斤,㕮咀,蒸之如斗米饭久,以铜器盛其汁,更绞地黄汁,和分再服。”

从文中描述的“病如狂状,妄行,独语不休”等见症,均是些难以自控的意识障碍性疾病。而本例以梦游为主症、自言自语为伴见症,吾以为,梦游应与妄行相似,自言自语与独语不休相关,再联想到防已地黄汤的适应证,故大胆投以防己地黄汤加味以观消息,果然有效。

防己地黄汤为何能治疗此类疾病呢?方中生地黄独重,达二斤之多,且绞汁使用;而防己、桂枝、防风、甘草四药量微而仅以分计,可见生地在方中的重要地位;但是孰为君药?依仲景方剂命名惯例,大多为以何药为方名,则此药便为君药,如麻黄汤、小柴胡汤、炙甘草汤等等,所以,本方既以防己地黄汤名之,那么防己作为本方的君药是无可厚非的。


防己一药现代药理研究认为,防己中含有多种生物碱,其中汉防己甲素有消炎、抗过敏、解热止痛、扩张血管和明显的降压作用,其可对血管运动中枢和交感神经中枢起抑制作用。

《本经》谓防己:“味大苦、辛,寒。主风寒温疟热气,诸病,除邪,利大小便。”《本草从新》云其“能行十二经,通腠理,利九窍,泻下焦血分湿热。主治膀胱火邪,热气诸痫。”文中均提到“主”“诸”二字,显然“病”是一个神志障碍的疾病。

从古今资料显示,防己具有镇静、安神、除邪、疗痫的功能。可是在防己地黄汤中防已药量最小仅一分,这样的剂量能起作用吗?仲景倒是另有一番安排,其将防己、桂枝、防风、甘草四药以酒一杯,浸之一宿,绞取汁,此举在于使四药中的有效成分充分溶解出来,因为从现代观点分析酒是一种良好的有机溶剂,再经一宿的浸泡则溶解更为充分。同时,酒为五谷之精华,香醇疾悍,走而不守,通行十二经,既可领诸药直达病所,又可制生地黄之腻。考生地黄为鲜地黄的干品,多汁多液,有清热、凉血、生津之功;《本经》称生地为地髓,其逐血痹、填骨髓、长肌肉,久服轻身不老;《珍珠囊》谓补肾水真阴,是防己有效的辅君之臣。

另外仲景防己地黄汤是一首养血祛风的方剂,从防己地黄汤所述神志变化来看,仲景把这些恍惚不定的行为与风性善行数变的状态相联系,故将这类疾病收在中风历节篇中来讨论,就不难理解仲景的用意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