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医周红方:从乌梅丸证谈方证对应
周红方 时间:2019-06-12

方证对应法是中医学经典中蕴藏的一种独特的疾病辨治思路和模式。方证对应是使方药与疾病病因、病机、症状、体征相契合的思维过程,直接反映病证与方药之间的对应关系,思维过程简洁、具体、明确,方证浑然一体。

乌梅丸方证对应

经方大家胡希恕提出方证是六经八纲辨证的继续,亦即辨证的尖端。医学的最高境界和终极目标就是要对各种疾病能找到特异性的治疗方法,即特效药。张仲景基于大量临床实践经验,运用辨方证的思想,使方证对应成为治疗各种疾病的有效手段。《伤寒论》载方113首,绝大部分记载格式相同,即前面是证,后面是方,证方相连,方证同条。临床用好一首经方可以治疗很多种疾病,核心就是方证对应。《伤寒论》第338条:“蛔厥者,乌梅丸主之。又主久利方。”根据条文,乌梅丸主要用于蛔厥和久利患者。临床中,辨证论治结合方证对应,该方不仅用于治疗虫证和久利,还可成为干咳、哮喘、三叉神经痛、失眠、肢麻、高血压、糖尿病、腹痛、更年期、荨麻疹等多种疾病的特效方,只要辨证为上热下寒、寒热错杂证,广泛应用于内、外、妇、儿、皮肤及五官科。刘芳在《乌梅丸现代主治病证的研究》中曾对乌梅丸类方主治病证进行了总结,该研究选取1958~2009年医药类期刊中的中医药临床治疗报道,以“乌梅丸”为主题词进行检索,确定纳入标准为:①《伤寒论》中的乌梅丸原方;②以原方为基础的加减方。结果发现,符合标准的文章205篇,病案354例。共涉及58种中医病名,75种西医病名,覆盖多个系统。根据《伤寒论·辨厥阴病脉证并治》第328,“厥阴病欲解时,丑至卯上”。顾植山教授提出,丑时至卯时正值阴气将尽,阳气初生,故厥阴病在丑时至卯时若“得天气之助”,可邪退正复,“值旺时而解”则病愈,反之,则疾病不能向愈。观察胡希恕、黄煌、顾植山等医家医案,但见在下半夜丑时至卯时出现相关症状或症状加重者,多考虑乌梅丸,若有口干、四肢厥冷等阴阳失调、寒热错杂之症,用之更能奏效。这进一步拓展了乌梅丸的应用范围。


笔者根据原文,结合多年临床,总结乌梅丸的方证为:患者形体多消瘦,平素多畏寒,或头面部怕热、下肢及足冰凉;常伴头痛头晕、咳嗽、头皮痒、耳朵流水、眼睛干涩、白内障等头面部表现;有呕吐、泛酸、胃痛、胃胀症状,尤其易夜晚加重;失眠;宫颈糜烂、宫颈恶性病变、黄带、尿路感染、下肢皮肤瘙痒、腹痛腹泻等表现;舌尖红、舌苔黄腻或白腻,或者舌光红少苔,左关脉弱,沉弱、或沉细弱、或沉弦而弱。

乌梅丸证治验案

笔者曾用乌梅丸治疗一例胃癌术后患者,女,92岁,慢性萎缩性胃炎40余年,慢性支气管炎30余年,类风湿性关节炎23年,22年前胃癌手术,术后未予放疗、化疗,因返酸、呕吐、胃胀,诊断为:胃癌术后反流征。多年来一直中药、西药治疗,但病情时好时坏,尤其是返酸、呕吐发作非常频繁,每年总因慢支发作伴发肺部感染,引发呕吐、返酸,需住院多次。患者形体消瘦、形寒怕冷;首诊因受凉后返酸、呕吐明显,尤其在夜晚11点至凌晨2点最为严重;胃胀、胃寒、纳差、失眠;大便稀溏,大便一日2~3次,大便味重,大便时有失禁;尿黄、尿次频、尿量不多;口干口苦明显,饮水较多,但多饮后胃胀加重;两耳常年流黄水;急躁易怒、耳鸣时作;两手关节疼痛多年、经常夜晚痛醒,双足冰凉多年,双下肢易浮肿;脉弦滑、重按无力,左关脉弱;舌质光红少苔、舌体稍胖、舌面裂纹明显,口唇红。查看既往诊治方案,多用温中健脾、清肝泻火、降逆止呕之法,处方左金丸、半夏泻心汤、参苓白术散等,一般总能有所改善,但病情极易复发,稍有受凉或劳累后,每于夜晚会出现呕吐、返酸的症状。

笔者辨证为中焦虚寒,首诊用旋覆代赭汤合参苓白术散。患者服药后呕吐、反酸很快缓解,口干口苦减轻,以该方药维持治疗一段时间,胃胀、胃寒、纳差、失眠等也有缓解,但全身其他症状总有减而不净之感,尤其是两耳仍流黄水,胃怕冷,稍受凉后呕吐、返酸发作,仍双足冰凉、双手关节疼痛。

后调整中药处方,以乌梅丸原方加黄芩。方药:乌梅30克,黄连10克,黄柏10克,黄芩10克,当归10克,生晒参10克,细辛5克,花椒7克,干姜10克,附子10克,桂枝15克。7剂。患者服后,诸证大减,耳朵流黄水慢慢好转,最后消失;多年耳鸣消失;呕吐、返酸几乎完全消失;两手关节疼痛及双下肢浮肿均好转。又以原方巩固2周,患者周身几乎没有不适,故停药。后偶因季节交替或、受凉劳累后出现呕吐、返酸再发作,来门诊求治,笔者仍以乌梅丸原方,总能即刻取效。从首诊至今,患者未再住院治疗。患者及家属都不胜感激,九十岁高寿之时,发来照片,患者精神矍铄、红光满面。此案证实了辨证论治结合方证对应能更好发挥中医整体辨证、整体治疗的优势。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