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医大师张磊:要学好中医就要会读书
大中医 时间:2019-05-28

导读:张老将读书方法归结为“重背诵、重经典、重广博、重得要、重心悟、重持恒、重笔录”七重,不下苦功岂能真正成才?张老说“背诵时不用默诵,可在僻静处朗朗诵读,使声出之于口,闻之于耳,会之于心”。


书要多读,又不能尽读,怎样读才能效果更好呢?我个人体会,应有选择地读。大致可分为精读之书和粗读之书。对于精读之书,要反复读,多下功夫;对于粗读之书,顾名思义要读得粗些,一览而过。但不可忽视粗读之书也有精的部分,这一部分同样要精读。概括为“七重”。

重背诵

学习固须勤奋,亦宜讲求方法。以读书而言,背诵是打好中医基础最根本的方法,而且越早背诵越好。如盖房一样,一块砖一块砖砌起来,然后才能粉刷。背诵也是为后来领悟、理解和运用打下基础,后劲较足。

内容多的篇章,采取分段滚动式背诵方法,背诵着后边的,复习着前面的,如盖楼打地基,垫一层夯实一层,如此,才能强记不忘。背诵开始要少,由少而多,集腋成裘,积沙成丘。

重经典

我认为,为医者,尤其为上医者,四大经典不可不读。纵观历代大医家、有突出成就者,都是从读经典起家的。根深则叶茂,本固则枝荣。岂可忽乎者哉!《内经》 为中医理论之渊薮,为医不读《内经》,则学无根本,基础不固。后世医家虽然在理论上多有创建,各成一家之说,但就其学术思想的继承性而言,无不发轫于 《内经》,故读《内经》《难经》《神农本草经》,目的在于掌握中医理论之根本。

重广博

除经典著作之外,还要阅读很多后世医家著作。我常说,医家要博览群书, 广得其益。学习病因病机,除背诵病机十九条外,还要读《诸病源候论》,可以明了病因病机学理论;中医诊断方面,要读《医宗金鉴·四诊心法要诀》,该书造精微,通显幽,易学易懂,切于实用;方剂学知识,应读《医方集解》,该书辨证论方,贯通理法方药;中药学方面,可参阅《本草纲目》,其内容丰富,理明义详。

我认为,医案是医生临床经验的体现,是非常珍贵的医籍,读之能得到很多启发。医案大致分为两类:一是一家之专著,一是多家之集萃。前者系一人之经验,其系统性、学术性较强,如参天大树,望之蔚然;后者是医林掇英,如众蜂所酿之蜜,甘味绵绵。二者各具特色,各有其优,皆应读之。根据不同内容,或取其论,或取其方,或取其法,或取其巧,或取其妙,对其中最精要部分,更要细读,反复读,悟其理,会其意。只有广开学路才能迅速提高医疗水平。

重得要

读书不仅要“博”,而且还要由博返“约”,能够领会或掌握一本书、一段文章的精华所在,对重要篇章或段落,要精读,反复读,重点语句还要朱笔圈点,得其要旨。

许多书我是蓝笔点来红笔圈,有感于此,曾做诗一首,谓之《读书有感》:医道精深学莫休, 学如逆水荡行舟。书中要语自圈点, 点点圈圈心上留。愿与同道共勉。

重心悟

学习中医典籍,不仅“博”“约”,而且还要“悟”。读书不能仅停留在字面意义上,尤其对经典著作,其理深,其义奥,非潜心研读,穷思精悟,莫得其要。如对《阴阳应象大论》“阴阳者,天地之道也……治病必求于本”中的“治病必求于本”  体会较深,临床治疗中应该求病因之本,求病机之本,求病性之本,求病位之本,求病体之本。


重持恒

自学医以来,看书学习,从不间断,持之以恒。在受业期间以读书为主,在中医学院任教时还是以读书备课为多。现在因年龄从职务上退休,但读书学习不能退休,学无止境,干到老学到老,学到老干到老。即便诊务再忙,也要挤出一点时间看看书, 展卷有益。

重笔录

俗语说:“好记性不如坏笔头。”读书背诵固然重要,面对汗牛充栋的中医典籍、博大精深的中医理论及丰富多彩的临床经验,都记忆不忘是不可能的,因此,对重要段落、观点做好笔录是非常重要的。系统学习中医理论是必要的,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由浅到深、登堂入室的过程,但也不能忽视平时对零星知识的积累,每次读书勿求于多而求于精,重要部分摘录卡片,日久天长,积少成多,逐渐丰富自己、壮大自己,为临床、教学水平的提升起到重要作用。以学源不能断,起点作零点,求实不求虚,思近更思远作为学习的指导思想,坚信只要学而不厌,乐此不疲,久而久之,自能千丝成锦,百花成蜜。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