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罗元恺:漫谈“黄芩白术乃安胎圣药”之说
大中医 时间:2019-04-11

胎动不安以致先兆小产的原因很多,安胎之法,必须辨证施治,方能奏效,固执一方一法,实难达到预期的效果。自金元以来,朱丹溪提出所谓“黄芩白术乃安胎圣药”之说,对后世影响很大,至今仍有坚信不疑持此二味作为安胎必用之药者,如果服药后胎不安而坠堕,则认为已尽了医药之能事而安之若素。事实是否这样呢?根据个人经验,对此说法不能苟同。

 

《丹溪心法·金匮当归散论》说:“妇人有孕则碍脾,运化迟而生湿,湿而生热,古人用白术黄芩为安胎之圣药,盖白术补脾燥湿,黄芩清热故也。况妊娠赖血培养,此方有当归、川芎、芍药,以保血尤为备也,服此药则易产,所生男女兼无胎毒,则痘疹亦稀,无病易育,而聪明智慧不假言矣。”

 

本来,张仲景的《金匮要略·妇人妊娠病脉证并治》只说:“妇人妊娠,宜常服当归散主之。”当归散原方是:“当归、黄芩、芍药、川芎各一斤,白术半斤。右五味,杵为散,酒饮服方寸匕,日再服。妊娠常服,即易产,胎无疾苦,产后百病,悉主。”清代医学家尤在泾于《金匮心典》注释说:“妊娠之后,最虑湿热伤动胎气,故于芎归芍养血之中,用白术除湿,黄芩除热。丹溪称黄芩白术为安胎圣药,夫芩术非能安胎者,去湿热而胎自安耳。”《医宗金鉴》注释云:“妊娠无病,不需服药,若其人瘦而有热,恐耗血伤胎,宜常服此以安之。”这两家解释,似较允当。


原张仲景本方,并无突出黄芩白术为安胎主药之意,且白术只占其余四味药之半量,并非当归散之主药可知。但朱丹溪又说:“条芩白术乃安胎圣药,俗以黄芩为寒而不用,反谓温热药能养胎,殊不知胎孕宜清热养血,使血循经而不妄行,乃能养胎。”他的立论,自有其一方面的道理。但他解释当归散时,却谓“古人用白术黄芩为安胎圣药”,未免歪曲古人意,而妄下断语。从学术态度来说,实在不够严肃。查孙思邈的《备急千金要方·妇人方》,以至宋代著名医学家陈自明的《妇人良方大全》等,较朱丹溪为早的妇产科典籍,均未有“黄芩白术为安胎圣药”之说,朱丹溪却以古人二字冠之,亦不过托古以自重而已。至谓“所生男女兼无胎毒,则痘疹亦稀,无病易育”亦属浮词。后更谓“而聪明智慧不假言矣”则更属唯心之论。

 

清代医学家陈修园《女科要旨》讲了一段故事,兹抄录如下:“余内子每得胎三月必坠,遵丹溪法,用药连坠五次,后余赴省应试,内子胎适三月,漏红欲坠,先慈延族伯延义,以四物汤加鹿角胶、补骨脂、杜仲、续断各二钱,一服而安,令每旬一次,余归已六个月矣。阅其方大为一骇,叹曰:补骨脂《本草》载其坠胎,又合鹿角胶,杜仲之温,川芎之行以助之,竟能如此之效,设余在家,势必力争,又以黄芩、白术坠之矣。此后凡遇胎漏欲坠之症,不敢专主凉血。”陈修园是以崇古著名的医家,食古不化,亦身受其害,以后,在事实面前得到一次深刻的教训,才有所醒悟,后来订出一条“新定所以载丸”(人参、白术、杜仲、桑寄生、云苓、枣肉为丸,米汤送服)以治胎动不安。

 

对于朱丹溪之论点,张景岳在《妇人规》已提异议。他说:“凡妊娠胎气不安者,证本非一,治亦不同,盖胎气不安,必有所因,或虚、或实、或寒、或热,皆能为胎气之病,去其所病,便是安胎之法,故安胎之方,不可执,亦不可泥其月数,但当随证随经,因共病而药之,乃为至善,若谓白术,黄芩乃安胎之圣药,执而用之,鲜不误矣。”他更详细解释说:“治热用黄芩,寒则不宜也;非惟寒者不宜,即平气者亦不宜。盖凡今之胎妇,气实者少,气虚者多。气虚则阳虚,而再用黄芩,有即受其损而病者,有用时虽或未觉,而阴损胎元,暗残母气,以致产妇羸困,或儿多脾病者,多由乎此,奈今人不能察理,但以‘圣药’二字,认为胎家必用之药,无论人之阴阳强弱,凡属安胎,无不用之,其害盖不少矣。至若白术虽善安胎,然或用之不善,此其性燥而气闭,故凡阴虚者非可独用,气滞者亦当权宜。”张景岳这个论点切中时弊,较为正确,现在重温一下,颇有必要。

 

我认为,妊娠妇女如身体有所不适,应随证随人,按其虚实寒热加以调治,而避免使用犯胎药。如早期妊娠而有少量阴道流血、腰酸腹痛、下坠感等先兆流产证候,则必须进行安胎,按固肾补气、止血养血为主的原则治理。经云:“胞脉系于肾”,肾以载胎,血以养胎。早期先兆流产,除身体虚弱,胚胎先天发育不良及跌扑挫损伤冲任等外,主要由于肾脾亏损,伤及冲任,以致不能系胞载胎及摄血养胎,其诱因多由于妊娠三月内不能节制房事及劳力过度所致。故《傅青主女科》对导致“小产”的几种原因,首重行房不慎,治法提出以固肾补气摄血安胎为主。临床常用的方药可选用《医学衷中参西录》的寿胎丸(菟丝子、阿胶、续断、桑寄生)合四君子汤加减化裁。寿胎丸以菟丝子为主,《中国医学大辞典》谓其能“补肝肾,生精髓,用作强壮收敛药”。《圣惠方》谓其可治难产。


我个人经验,认为菟丝子是固肾安胎的主药,补而不燥,是补益肝肾的理想药物,而且药价便宜,药源不缺。桑寄生是固肾养血、安胎止漏之品,兼有强腰壮骨之功。续断温补肝肾,暖子宫,止胎漏,强筋骨。阿胶有滋肾安胎、养血止血的作用。本方具有滋养肝肾,止血安胎的功效。四君子汤补气健脾,在本方的基础上,可加入首乌、熟地以滋肾养血,少量春砂仁以化气安胎,并防止阿胶、菟丝子,熟地的滋滞。我用此方治疗多例先兆流产和习惯性流产之有先兆症状者,均能奏效。当然,如果流血过多,过长,胎萎不长,已成不可避免性流产者,则当别论。

 

“黄芩、白术乃安胎圣药”之说,应该重新评价,以免误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