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医,先上大中医!

名医故事丨吴颢昕:潜心钻研的医者

来源:大中医 作者: 时间:2018-04-12
分享到:



采访吴颢昕教授前后共约了三次,前两次都因为门诊病人太多而作罢。这一次,一直等到快下午一点钟,等吴教授看完最后一个病人才开始采访,中途,仍不时有患者推门进来向吴颢昕教授咨询,吴教授顾不上吃午饭,耐心的解答大家的问题。


潜心研读《黄帝内经》与《伤寒杂病论》


众所周知,《黄帝内经》与《伤寒杂病论》是中医学习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两部古籍,“学中医,自然要学古老的。”采访一开始,吴颢昕教授就跟记者说起了这两部著作。吴教授告诉我们,在研究生阶段他选择了《黄帝内经》专业,博士阶段他则攻读了《伤寒杂病论》专业。


说起这两部中医经典,吴教授娓娓道来:“《黄帝内经》是中医的理论专著,常见病、多发病都在《黄帝内经》中有过记载。这其中包括我们常说的关节炎、发热、咳嗽等。然而,《黄帝内经》总共只有13张方子,是医生治疗时遵循的总原则,比如补虚泄湿,具体的治疗方法还需要看《伤寒杂病论》。”


《伤寒杂病论》被称为方书之祖,吴颢昕介绍,里面共记载了397条治法,113张方子,这113张方子是中华民族长期与疾病做斗争的经验总结。时至今日,仍有很多治疗方子出自《伤寒杂病论》,比如我们熟悉的小柴胡、麻子仁丸、理中汤等都是《伤寒杂病论》中的方子。


“我们现在有种疾病叫白塞氏病,确切的说是口、眼、生殖器三联综合症。这种病的症状是口腔溃疡、眼睛溃疡、外生殖器溃疡,关于这种病的描述早在《伤寒杂病论》中就有记载,张仲景将这种病称为狐惑。他是第一个描述这种症状并提出苦参外洗方法的医生,效果非常好。”


长期的教学和临床实践中,吴颢昕教授对《黄帝内经》与《伤寒杂病论》都有比较深入的研究,坐诊时也多选用“经方”为患者治疗。吴教授建议一般的中医爱好者,可以适当阅读中医理论经典《黄帝内经》与中医实践经典《伤寒杂病论》。



学中医靠悟性


中医难学,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吴教授说,首先,学习中医要具备一定的古文功底与哲学思辨能力。其次,想要看病光脉诊就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长期实践上手体验。接着,看病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土话”,比如苏北病人会说“嗝酸”。病人说的“心头不舒服”指的是胃不舒服还是心脏不舒服,医生需要自己分析。最后,治病求本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吴颢昕就曾经遇到过一个病人,病人说自己失眠,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治失眠的药都没有用。吴颢昕发现,这位病人伏案时间长,睡觉晚,经询问后得知,病人睡觉时两个肩膀像被绑住了一样。原来,这位病人失眠的根本原因在于颈椎问题,为他治疗颈椎后,失眠的问题就解决了。


中医强调正气,西医强调祛邪,哪一个更科学恐怕很难争论出一个结果。平时的门诊病人中,有很多是心脑血管、高血压、心梗脑梗的病人,吴教授对待每个病人都一一辩证、望闻问切不厌其烦,结合患者的身体情况和病情,仔细诊断治疗。吴教授说:“扶正重要,祛邪也很重要,临床中什么情况下祛邪,什么情况下扶正,需要医生进行判断。中医治疗不纯粹是一个治疗症状的丹剂,学中医靠悟性。学习过程要悟,坐诊过程也要悟。”



结合体质来养


中医强调因人而异、辨证论治,在养生方面,吴颢昕教授推荐大家掌握一些中医基本的思维方式,对疾病有一定的了解,不能人云亦云。在自己学习的过程中,尽量听一些专家的介绍,不要简单了解了一个病的治疗方法就去尝试。


他曾遇到过一名病人,心慌早搏很严重,吃了药好了,可是好景不长过了一段时间又发作了。病人随身带着一个大茶杯,吴颢昕问她:“你这茶杯里面泡的是什么?”病人说:“红枣、桂圆、荔枝这些,人家说吃得好我就试试。”吴颢昕教授赶紧告诉她:“你赶紧改了,喝点菊花、枸杞!坏就坏在你这杯茶!”

平日的养生保健,切记不可随大流,要根据自己的体质进行相应调节。怕冷的人少用一些人参,火气大的人用一点小菊花,胃寒的人不要喝绿茶、咖啡,血压高的人吃一点葛根,淤血重用一点三七,肝郁易生气泡一点玫瑰花茶喝也是可以的。科学的态度是自己吃的有效果可以接着使用,但不要随便推荐给别人。有的时候,好心反倒办坏事。


最正确的养生方法一定是经过医生检查后给出的建议,借用吴颢昕教授常说的一句话:自己的健康自己做主。

相关文章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