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年龄的崩漏不能只顾止血,中医治疗方法大有不同!
刘惠杰 时间:2020-05-22

崩漏是指妇女非周期性子宫出血,其发病急骤,暴下如注,大量出血者为“崩”;病势缓,出血量少,淋漓不绝者为“漏”。

崩与漏虽出血情况不同,但在发病过程中两者常互相转化,如崩血量渐少,可能转化为漏,漏势发展又可能变为崩,故临床多以崩漏并称。该病以青春期和更年期妇女多见。

崩漏发病,原因多端,病变非一脏一经,常是因果相干,气血同病,多脏受累,尤与肝、脾、肾密切相关。其根本在肾,位在冲任,主要病机为肾虚,病因主要是“虚、瘀、热”三端。

临床中,根据患者所处的年龄特点,将患者分为青春期、育龄期、围绝经期等三期。同时,结合临床表现,分期施治,活用治崩五法,即青春期崩漏采用补肾益气、调摄冲任法和清热凉血、固摄安冲法,育龄期崩漏采用清肝补肾、固摄冲任法和补肾化瘀、调理冲任法,更年期崩漏采用滋补肝肾、固涩冲任法进行治疗,效果显著。

青春期崩漏

青春期是指月经初潮至生殖器官逐渐发育成熟的时期,世界卫生组织定为10~19岁。此期肾气未盛,天癸甚微,冲任未充,阴阳尚未平衡,气血尚未充实。青春期崩漏以肾虚、血热、冲任失调为多见,临床多以补肾益气,调补冲任和清热凉血、调固冲任为大法。

1.补肾益气,调摄冲任  此法适用于出血量多或淋漓不尽,血色暗红,质薄,无血块,伴头晕耳鸣而烦,腰腿酸软,小腹寒痛而坠,面色晦暗,舌淡暗,苔薄白。

方选六味地黄丸、二至丸、五子衍宗丸、当归补血汤合方加减用共奏益肾固冲之功。

2.清热凉血,固摄安冲  青少年肾气未成熟,制约经血之力较弱,加之此期阳气偏盛,易蕴结生热,而阴阳之气易失去平衡。若过食辛辣厚味之食,即可导致热扰冲任,血海不宁而造成崩漏,症见阴道出血量多,色鲜红或紫暗,便干尿黄,口干心烦,伴头晕心慌,面颊潮红,舌红,苔黄,脉大滑数。治用清热凉血,固摄安冲。

组方为:生牡蛎 30 g,柴胡10g,白芍 10 g,生地黄 10 g,黄芩 10 g,栀子 10 g,椿根皮10g,地骨皮 10g,仙鹤草 15g,益母草 15g,甘草 10g。水煎服。

育龄期崩漏

育龄期是指女性性成熟后直至更年期,此时生理、心理皆已成熟,但生理、心理上的压力亦大,受各种因素刺激,如妊娠、分娩、哺乳、劳累、忧虑、焦急等,皆可出现肝气郁结,气血失和,冲任失调。补肾、清肝、化瘀是此期治疗之大法。

1.清肝补肾,固摄冲任  此法治疗崩漏,临床症见月事淋漓,经血不调,周期不定,血色红或深红,量多且挟有血块,腰痛及少腹疼痛,手足心烦热,纳食不馨,体倦乏力,心悸气短,夜寐不宁,口干不欲饮,诊脉弦细,舌质淡红,苔薄黄略干。

组方为:当归10 g,白芍10 g,墨旱莲15g,女贞子15g,山茱萸10g,枸杞子15 g,生地黄10 g,何首乌15g,补骨脂15g,荆芥炭10g,地榆炭10g,乌梅炭10g

2.补肾化瘀,调理冲任  此法适用于月经淋漓不断、血色鲜红、出血量较多且夹有血块,小腹疼痛或胀痛,头晕耳鸣,腰膝酸软,夜寐不宁,舌质暗红或舌尖有瘀点,诊脉弦细或涩。

组方为:墨旱莲15g,女贞子15g,何首乌15 g,续断10g,山茱萸10g,白芍10g,益母草15g,生蒲黄10 g,阿胶15g(烊化),三七3g(冲服),海螵蛸 10g,仙鹤草10g。水煎服。若瘀血现象明显加土鳖虫 10 g,莪术10g,桃仁10g;气滞者加柴胡10g,荆芥10g,枳壳10g

围绝经期崩漏

“更年期”,是指女性从性成熟期逐渐进入老年期的过渡时期,包括绝经前期、绝经期、绝经后期。

在这段时期,妇女机体处于一种肾阴不足、阳失潜藏的状态,临床症见月事淋漓不净,或量多如崩,血色鲜红,质稍稠,伴腰膝酸软,夜尿频多,烦热汗出,烦躁易怒,失眠健忘,发枯易脱,口苦咽干,头晕耳鸣,诊脉弦细,舌质红苔薄白有裂纹。此时治用滋补肝肾、固涩冲任法。

方用:生、熟地黄各 10g,山茱萸 10 g,枸杞子15g,墨旱莲15g,女贞子15g,山药 30g,茯苓 12g,白芍 10 g,龟甲胶15 g(烊化),阿胶15g(烊化),乌梅炭15g,仙鹤草10g,三七 3 g(冲服)。

经典医案举例

患者女性,15 岁。初诊 2010 1212 日。

现病史:患者 13 岁初潮,伴有原发性痛经。平素经期偏早,而连绵日久方停,逐渐形成崩漏,有时来经提前 15 天,又淋漓 20 余日,兼有黄带。刻下症见,来经已 20 余日未停,腰酸乏力,口燥咽干,颧红目肿,诊脉细数,舌红苔黄腻。

辨证:热扰胞宫,冲任不固。

治法:清热凉血,固摄安冲。

处方:当归10g,白芍10g,黑芥穗 10g,地榆炭10g,黄芩 9g,生地黄 10g,升麻6g,防风6g,醋香附12g,炙甘草10g,栀子9g,椿根皮10g,益母草9g7 剂,水煎服。

二诊:20101219日服上方 4 剂后,淋漓自止,而黄带连绵,乃用健脾束带法,服后带下亦减。

先后调理 4 个月,月经已趋于正常,隔 1 年后随访,1 年来月经已准,痛经亦减,未有崩漏现象。

本文选自《于增瑞临证经验集粹》,人民卫生出版社,主编:刘惠杰。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