泻药搞不定的习惯性便秘,试试换个思路
张再康 时间:2019-11-07

四逆散见于《伤寒论》第318条:“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四逆散具有疏肝解郁、调和肝脾的功效,主治肝郁脾滞证和阳郁厥逆证,临床可见胁肋胀闷、腹胀腹痛、泄利下重、手足不温、身微热、咳嗽、心悸、小便不利、舌淡白或淡红、苔白或黄、少津、脉弦有力。

何为肝郁脾滞证?肝郁就是肝气郁结。脾滞是否仅仅就是脾气滞,脾不能正常升清和脾不能正常运化呢?笔者认为这种理解有点狭窄局限。

脾滞应该作为脾、胃、小肠、大肠一个总体系统的气滞理解方为恰当。肝气郁结,既可乘脾导致脾气郁滞,也可犯胃导致胃气郁滞,也可乘大、小肠导致大小肠气滞。脾、胃、大肠、小肠可同时气滞,也可有所侧重。所以,四逆散既可治疗肝郁脾滞证,也可治疗肝气犯胃证,更可治疗肝气郁结、大小肠气滞证。


伤寒大家聂惠民说:“本方具有行气开郁,推陈致新,条达气机之功,后世用于疏肝解郁,开胃行滞颇效,故成为疏肝行气之祖方。如《景岳全书》之柴胡疏肝散,即为在此方的基础上,改枳实为枳壳,并加入香附、川芎、陈皮而成,主治肝气郁结,胁肋疼痛、往来寒热、痛经等证”。既然四逆散可以治疗肝气郁结、胃肠气滞证,那么就可以治疗肝气郁结、胃肠气滞证习惯性便秘。

四逆散由柴胡、枳实、芍药、炙甘草组成。方中柴胡入肝胆经,疏肝解郁,为君药;枳实苦降,行气散结、宽中下气、降胃导滞,疏散胃肠气滞,为臣药;白芍酸甘,能养血敛阴、柔肝养肝,助柴胡疏肝理气而无耗伤肝脏阴血之弊;白芍能养血敛阴、缓急止痛,助枳实疏散胃中气滞而无耗伤胃肠阴津之弊;炙甘草调和诸药、和胃安中,为使药。四药相配,肝胃同调,升降并施,散敛并用,共奏疏肝和胃、散滞通便之功。

习惯性便秘除了药物治疗外,还要重视生活调养,要嘱咐患者保持心情舒畅的同时,忌食辛辣、肥甘、油腻等刺激性食物,多吃红薯、芝麻、松子仁、柏子仁、核桃、韭菜、白萝卜、芹菜、豆芽、丝瓜、西红柿、菠菜、海带、糙米饭、粗制馒头、杂粮、苹果、香蕉、梨等食物;多喝蜂蜜、白开水、甘蔗汁、梨汁等饮料。

韦某,女,22岁,学生,2001104日诊。曾有轻度的便秘,后来逐渐加重,大便干燥如羊屎,用三黄片、芦荟胶囊、果导片以及中药增液汤等治疗。药后只能暂时缓解病情,旋即复发,故一直用果导片维持至今。查其舌脉均可,无其他异常。辨证为肝气郁结、胃肠气滞、肺气郁滞、津液亏虚,以四逆散化裁。

处方:柴胡10克,枳壳10克,白芍10克,甘草10克,紫菀30克,杏仁10克,前胡10克,百部10克,生地10克,元参10克,麦冬10克,石斛10克,芦荟2克,荆芥6克,乌梅10克。六剂水煎服。

二诊:一剂便秘即得缓解,四剂后便质反稀,虑为芦荟过于苦寒所致。故去芦荟,紫菀改为15克,继服六剂巩固疗效。

本文选自:中国中医药报,作者:张再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