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尿病不一定症见“三多一少”,中医认为病因在这里!
李吉彦、沈会 时间:2019-10-29

糖尿病归于中医消渴病范畴,消渴病是现代社会中发病率甚高的一种疾病。在我国,发病率达11%左右。西医仅针对血糖高应用胰岛素、降糖药治疗。针对消渴病发病原因,中医更能发挥强大的优势,在控制血糖的同时,更能从本质上全面调整机体功能,从而让消渴病人健康长寿。

消渴之病名始见于《素问·奇病论》,《黄帝内经》根据病机及症状不同,又有“消瘅、肺消、膈消、消中”等名称记载,认为五脏虚弱,过食肥甘,情志失调是消渴的病因,而内热是主要病机。

《素问·阴阳别论》曰:“二阳结谓之消”,强调阴虚热结是消渴病病机。《临证指南医案·三消篇》说:“三消一证,虽有上、中、下之分,其实不越阴亏阳亢,津涸热淫而已。”

20世纪70年代之前治则多以阴虚立论,大多采用滋阴清热、过于苦寒滋腻之品,但在20世纪70年代后,许多学者认为脾虚、肝郁、瘀血均可致消渴,开始从脾、肝、瘀论治消渴,其中尤以脾虚致消渴越来越被广大中医学者认可。

为什么脾虚致消渴能得到广大中医同道的推崇呢?

《灵枢·五变》曰:“五脏皆柔弱者,善病消瘅。”五脏之中尤以脾肾两脏为主,特别以脾为主。《灵枢·本脏》指出:“脾脆,则善病消瘅。”脾脆,即脾气虚弱。李东垣在《脾胃论》曰:“百病皆由脾胃衰而生也。”又认为:“脾气不足,则津液不升,故口渴欲饮。”清代李用粹《证治汇补·消渴》曰:“手阳明大肠,主津液,足阳明胃,主气血,津血不足,发为消渴”,“五脏之精,悉运于脾,脾强则心肾交,脾健则津液自化”。脾胃同属中土,一主升清,一主和降,为气机升降枢纽,保持人体良好的代谢消化功能。

正如《素问·经脉别论》云:“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而若脾虚水谷之精不化气,清气不升,失于游溢。“散精”,食物无以运化则郁而化火,又不能为胃行津液,从而导致消渴。


正因为有很多古典书籍的理论依据,因此脾虚致消渴为致病之本,越来越得到重视。

总之,消渴病虽与肺燥、胃热、肾虚有关,其病机关键在于脾气不足,脾失健运,中气虚陷。从以上论述中可以看到脾气虚弱与消渴病病因病机关系密切。

临床治疗经验

临床中我们也可以观察到大多数消渴病人“三多一少”症状并不明显,常见倦怠乏力,食欲欠振,食后胃胀,舌质淡胖有齿痕,或者苔薄白,有的薄黄而腻,部分患者有大便溏薄,易出汗等,脾虚或兼有脾虚生湿、湿久郁热的表现。

消渴病人本应多食,但反见食欲不振,也和脾虚有关。我们中医的脾相当于西医的消化系统,而非指“脾”这一单纯的脏器。脾气虚则运化水谷精微功能失常,则可出现纳差,腹胀,便溏,身体困重等表现,与西医诊断之糖尿病胃肠病变相隶属。大多数患者在消渴病病程中有不同程度的脾虚表现,或以脾气虚弱为主,或在他证中兼有脾虚,因此治疗消渴,滋阴清热固然重要,但对健脾益气也必须予以足够重视,使后天之本旺,气血津液运化输布正常才是治本之法,正所谓:“四季脾旺,则不受病”。

医案举例

从某,女性,64岁。初诊日期:201435日。

主诉:口干多饮、尿频反复发作5年余,加重2个月。

病史:糖尿病史5年,目前皮下注射门冬胰岛素30注射液。近2个月自觉小便频症状加重,夜尿次数多,来诊。刻下:小便频量多,夜尿23次,腰酸痛,疲乏倦怠,心烦寐不安,口渴多饮,易出汗,大便调,无食欲亢进,舌质淡黯,苔少,脉沉细而涩。空腹血糖7.8mmol/L,尿常规:葡萄糖(-),酮体(-),糖化血红蛋白7.3%

中医诊断:消渴病(气阴两虚)。

西医诊断:2型糖尿病。

治法:健脾益气养阴。

方宗:玉液汤。

处方:党参20g,黄芪30g,天花粉15g,葛根15g,山药20g,五味子5g,炙鸡内金20g,牡丹皮10g,焦栀子5g,桑寄生15g,炒酸枣仁20g,浮小麦20g,夜交藤20g,陈皮15g10剂,水煎服。

二诊:201435日。服上方后,诸症好转,仍睡眠质量稍差。上方加珍珠母30g,去浮小麦、牡丹皮、焦栀子。7剂,水煎服。

随诊3个月,诸症悉减。

按语

患者以口干多饮、尿频反复发作5年余,加重2个月为主症,中医诊断“消渴”。便频量多,夜尿23次,腰酸痛,疲乏倦怠,心烦寐不安,口渴多饮,易出汗,大便调,无食欲亢进,舌质淡黯,苔少,脉沉细而涩。中医辨证“气阴两虚”。《慎斋遗书·渴》曰:“盖多食不饱,饮多不解渴,脾阴不足也”。说明养脾阴针对消渴治疗是重要的。现代研究认为健脾益气养阴改善消渴病患者临床症状有明显疗效。张锡纯认为“消渴……起于中焦而极于上下”,创玉液汤治疗消渴病。方中黄芪、山药、鸡内金、党参健脾益气,天花粉、葛根清热生津,补脾养阴,具有升清作用,牡丹皮、焦栀子清三焦之热,陈皮乃于补药之中加行气之品使补而不滞,失眠加炒酸枣仁、夜交藤、珍珠母,镇静安神,汗多加浮小麦敛汗,腰膝酸软加桑寄生、杜仲、牛膝,皮肤瘙痒加地肤子、白蒺藜,双目干涩加枸杞子等,随证加减,每获良效。

本文来源:人卫中医,内容选自《中医脾胃病临证思辨录》,人民卫生出版社,主编:李吉彦、沈会。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