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茱萸和吴茱萸都是茱萸?插茱萸究竟指哪一个?
大中医 时间:2019-10-08

说到重阳节,很多人立马想到的第一首古诗应该就是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了,在古代众多的文学作品中,“茱萸”这一意象并不少见,尤其以唐宋诗词为甚。


到了现代,“插茱萸”这一习俗已经比较少见,而“茱萸”品种有很多,如山茱萸、吴茱萸、蜜茱萸、食茱萸、草茱萸、茶茱萸、单室茱萸等等,个个“姓氏”不同。因此这一习俗中指的是哪种“茱萸”尚有争议,其中山茱萸与吴茱萸往往是争论的焦点,对于这样的争议,我们先按下不表。先来看看在中药里,这两味“茱萸”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

温中散寒吴茱萸

吴茱萸又名吴萸、左力,为芸香科植物吴茱萸的未成熟果实,性温,味辛苦,有毒。具有温中、止痛、理气、燥湿的功效,用于治疗呕逆吞酸、厥阴头痛、脏寒吐泻、脘腹胀痛、口疮溃疡、齿痛、疝气、脚气、湿疹及黄水疮等症,为开郁化滞、逐冷降气的常用药。

《本草纲目》载:“吴茱萸,辛热能散能温,苦热能燥能坚,故所治之证,皆取其散寒温中,燥湿解郁之功而已。”《本草便读》亦载:“吴茱萸,辛苦而温,芳香而燥,本为肝之主药,而兼入脾胃者,以脾喜香燥,胃喜降下也。其性下气最速,极能宣散郁结,故治肝气郁滞,寒浊下踞,以致腹痛疝瘕等疾,或病邪下行极而上,乃为呕吐吞酸胸满诸病。


          吴茱萸

补益肝肾山茱萸

山茱萸又名蜀枣、枣皮,为茱萸科植物山茱萸的果肉,药用部位取成熟果实表面的果皮。其性微温,味酸,具有补肝肾、涩精气、固虚脱的功效,用于治疗眩晕耳鸣、腰膝酸痛、阳痿遗精、遗尿尿频、崩漏带下、大汗虚脱、内热消渴等症,为补肾益肝的常用中药。

精血是肾阴肾阳的物质基础,历代医家把山茱萸广泛应用于方剂当中,滋补肾阴的中成药六味地黄丸有山茱萸这味药。治疗肾阴虚的有知柏地黄丸,左归丸等;治疗肾阳虚的有肾气丸,右归丸等。

《药品化义》载:山茱萸,滋阴益血,主治目昏耳鸣,口苦舌干,面青色脱,汗出振寒,为补肝助胆良品。《医学衷中参西录》亦载:山茱萸,大能收敛元气,振作精神,固涩滑脱。收涩之中兼具条畅之性,故又通利九窍,流通血脉,治肝虚自汗,肝虚胁疼腰疼,肝虚内风萌动,且敛正气而不敛邪气,与其他酸敛之药不同,是以《本经》谓其逐寒湿痹也。

遍插茱萸少一人

要讨论传统习俗中佩戴的是哪种“茱萸”,便需要从最初佩戴茱萸的意义说起。古人用于“辟恶气”的很多植物如佩兰、艾、菖蒲、苍术等都是有浓烈气味的植物,这可以说是中国民俗的常识。山茱萸虽有滋补肝肾的功效,但它没有香味,而吴茱萸全株有特殊的香气,能“避邪气、御初寒”。

另外,《本草纲目》记载,山茱萸,叶如梅,有刺。吴茱萸枝柔而肥,叶长而皱,其实结于梢头, 累累成簇而无核。重阳习俗中,插茱萸是指插戴茱萸的枝叶于头或身上;而佩戴茱萸是指佩戴装有茱萸果的香囊。山茱萸虽花美如杏,但是它枝条有刺,显然不适合簪插。而吴茱萸不但枝条柔美,而且叶子长而柔软,就像柳条一样非常适合编结佩戴。它可爱的果实“结于梢头,累累成簇”,捋一把装入香囊,真是再方便不过。

由此看来,古人对于两种茱萸区分得很清楚,从功效与古籍来看,“遍插茱萸少一人”中的“茱萸”应为吴茱萸。在临床中,吴茱萸和山茱萸的功用相差甚远,用药需当注意。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