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血压必须终身服药的桎梏,中医可以打破吗?
大中医 时间:2019-10-08

2019108日是第22个全国高血压日高血压被称为“无声的杀手”可造成人体各部位病变。一般没有典型症状,很多人是偶然发现的。目前高血压的治疗以西药控制为主,但是有些人即便服药后血压控制在正常范围,仍有眩晕头痛、入睡困难等症状。

中医没有高血压的病名,但对高血压症状的治疗亦有奇效。下面这则蒲辅周老先生治疗高血压病的医案,也许能为我们指点迷津。


蒲辅周老先生医案

XX,女,48岁,1964324日初诊。

1960年起经常有头晕,血压不稳定,波动在190~140/120~90毫米汞柱之间。心慌,虚烦懊,胸膺有时发闷,形体逐渐发胖,四肢自觉发胀,腿软沉重。腰部酸痛,睡眠欠佳,入睡困难多梦,小便频而短,大便正常,据某医院检查为:1.高血压,2.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以脏病(冠状动脉供血不足)。刻下:脉沉迟、舌质正常,后根苔薄黄腻血压168/98毫米汞柱。病由阳虚湿胜,治宜温阳利湿。

处方:党参二钱生白术二钱茯苓二钱白芍二钱川熟附子(打)一钱五分桑寄生三钱狗脊(炮)三钱龙骨(打)三钱杜仲三钱牡蛎(打)四钱

196446日复诊:服药后腰已不痛,上午头晕已微,下午尚晕,晚间少腹隐痛,脉沉细迟,舌暗红无苔,虽阳虚湿胜,阴亦不足,治宜阴阳兼顾,温阳益阴法。

处方:党参二钱白芍二钱连皮茯苓三钱川熟附子(先煎)六钱龙骨(打)三钱牡蛎(打)四钱熟地二钱桑寄生三钱狗脊三钱杜仲三钱川楝子(炮)一钱五分五剂。

1964414日三诊:服药后头晕又减,虚烦懊,脐下腹痛俱见好转,纳谷尚可,睡眠仍不佳,血压118/78毫米汞柱,脉弦缓,舌正常无苔,病势已减,仍宜温阳益阴。

处方:党参二钱生白术二钱连皮茯苓三钱白芍二钱川熟附子(先煎)一钱五分熟地二钱枸杞子二钱桑寄生三钱杜仲三钱川楝子(炮)一钱五分龙骨(打)三钱牡蛎四钱五剂。


1964511日四诊:服上药后头晕心烦未作,血压稳定而正常,最近胸膺憋闷不舒,睡眠欠佳,有时因憋气而惊醒,饮食尚好,大便正常,小便次数多,脉左沉微弦滑,右沉迟,舌质正常无苔,服温阳益阴之剂,头晕心烦虽解,而胸中阳不足以致湿痰阻滞,心气不宁,治宜调心气,温化痰湿。

处方:茯苓二钱法半夏二钱枳实(炒)一钱竹茹一钱远志(炙)一钱九菖蒲一钱枣仁三钱党参一钱五分白术一钱五分生姜二片小麦(炒)三钱大枣(劈)三枚五剂(隔日),随访诸证皆未复发。

患者头晕血压高,然而脉沉迟、沉细迟皆阳虚阴盛之象,舌质不红,形体发胖,四肢自觉发胀沉重,困倦乏力,小便频数。综合脉证又为阳虚湿盛之征,法宜温阳理湿,若误用苦寒清热之剂,则更损真阳,致使阴阳更失平衡,病情必因此而增变。

蒲老用附子汤温阳益气利湿,龙骨、牡蛎养阴潜镇虚阳,佐以桑寄生、狗脊、杜仲、枸杞子补益肝肾。此方略予增减共服十五剂而头晕心中虚烦皆除,血压降至正常。但胸膺憋闷,睡眠欠佳,改以十味温胆加减,调心气,化痰湿善其后。

医案仅供阅读参考,具体请咨询医生,切勿擅自用药。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