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老中医李可医案:食道癌险死还生!
李可 时间:2019-09-30

文革后期,余被诬入狱,1970 11 月获释。老母时年六旬,悲伤抑郁,于同年3 月患食道中段癌,9 月卧床,10 月并发桂阻,赴省三院求治,接受放疗37 天。余往探视,病势危重,水米不入已5天,以输液维持生命。放疗科主任面告,病已晚期,血色素6 克,白细胞3400,体重37.5 公斤,一身大肉尽脱,已无视救希望,嘱速返乡准备后事。于12 6 日返家,每日以水解蛋白维持生命。老母气息奄奄,舌光剥,唇焦裂,眼眶塌陷,胸背刺痛不体,干渴,喉间如火焚,午后潮热。其疼痛部位,在任脉之大突穴下到膻中下二横指处一线,及相对应之督脉大椎穴至至阳穴处,固定不移。当属湿痰死血,滞留经络。潮热烦渴,当与放疗伤阴有关。忆及出院时主任分析放疗后症状加重,乃因病灶周围瘀血、水肿,浸润扩散,累及胸背部神经丛等语,余思若能消其水肿,化其瘀结,则仍有缓解希望。唯食道梗阻已久,水饮尚不能下咽,何以用药?

遂拟加味开道散一料:

火硝30 克,紫硇砂15 克,明雄黄3 克,硼砂15 克,真落水沉香5 克,枯矾6 克,柿霜粉30 克,煅礞石5 克,冰片1.5 克,乌梅肉15 克,共研极细粉,每次1 克,蜜汁调糊,缓缓含化,半小时许1次,日10 余次,夜间停药。

与此同时,每日午时以梅花针叩刺胸背疼痛部位,以及相应之华陀夹脊穴。重叩出血后,以走马火缸拔吸瘀血,意图使血流畅通。经络表里相通,外部充血,则内部病灶周围之瘀血、水肿自然减轻。3 日后,疼痛大为缓解,停用杜冷丁可入睡。散刺出血法,首先攻克晚期癌肿疼痛关。连续5 天含化散剂,每次均呕出痰涎甚多。第5 日下午,可饮少许蜜水下咽。且因硇砂、火硝之腐蚀,舌体及口腔脱皮灼痛。乃每日减为含药6 次,未敢间断。如此针药并施至第15 日,试服牛奶1 小杯,顺利服下,攻克了梗阻关。此时,已21 日未进饮食,欲使而虚坐努责不得下。 证属久病正虚,高年气液两伤,不能传送。开始配服中药,益气降逆:

赭石粉50 克,旋覆花(包)15 克,白参(另炖)10 克,生芪、当归、花粉、元参、沙参,生半夏各30 克,炙草10 克,姜汁10 毫升,蜂蜜120 克,蛇舌草120 克,黄药子30 克。

2 味煎汤代水煎药,取浓汁,人参汁、姜汁、蜂蜜煎3 沸,日分多次,缓缓呷服。

3 日后,便下干结如羊粪球之大便1 次。便后约20 分钟,突然自汗而喘,面色苍白,目闭神昏。此为气从下脱,急针人中、内关而醒。  急煎红参30 克,山萸肉60 克,随煎随饮,半小时后脱险。此后病情逐日缓解,日可进食炼乳45 次,藕粉45 次,每次1 茶杯。至1971 1 10 日,即发生食道梗阻之第40 日,可以喝稍浓之蛋汤及油茶,体质有所恢复。胸骨后之疼痛已极轻微,可以顺利服汤药,散剂亦不敢骤停,仍每日服12 次。

不料散剂之腐蚀力极强,致瘤体破裂出血。1 20 日起,每日便下柏油样便12 次。至23 日凌晨,突然寒热如疟,神疲自汗,心悸气喘,面色萎黄,四肢不温,脉若釜沸。辨证属久病正气内溃,肝虚(寒热往来)欲脱,大气下陷(气短不足以息,脐下少腹鼓凸如尿潴留状),肾元不固(喘),脾不统血(气随血脱,面色萎黄,肢冷)。急投张锡纯氏来复汤合升陷汤,加三仙炭、姜炭、三七扶元固本,止血救脱:

生芪30 克,红参15 先(另炖),山萸肉60 克,柴胡、桔梗、升麻各6 克,白芍20 克,生龙牡粉各30 克,炙草、姜炭、三仙炭、三七粉各10 丸(分次冲服),知母18 克,急煎频服。

一昼夜连进2 剂,诸症均退,便转黄软,再次脱险。本病晚期,由于气血耗伤殆尽,时时有厥脱之险。度过厥脱关,便有回生之望。余借重此方,还治愈老母放疗伤阴所致之长期潮热,而能否闯过以上四关,则是晚期食道痈病人生死存亡的关键。

此后病情稳步好转,返家60 日之后,可顺利进食油茶,泡蒸馍,细挂画。唯需独处一室,细嚼慢咽,若有人在场,吞咽便觉困难。两个月后,拟汤、散两方,视邪正虚实,斟酌进退,攻补兼施。

连服汤剂3 年,达1 千余剂。散剂终生未断,终于带癌生存10 多年。

主方为:

赭石粉50 克,旋覆花(包)10 丸,生芪45 克,野党参30 克,当归20 克,干蟾皮、漂海藻、生甘草各15 克,木鳖子、生半夏、鲜生姜、黄药子各30 克,蚤休、大贝各15 克,桃仁泥10 克,以嫩核桃枝、蛇舌草各120 克,煎汤代水煮药。便燥加生蜜120 克,腰困神倦加肾四味各30 克,基本上保持服药10 剂,将养5 天。

常服散剂方为:全河车120 克,红参60 克,五灵脂60 克,紫硇砂、汗漆、山茨菇、上沉香各20克,全虫30 克,蜈蚣、守宫各10 条,土元30 克,煅礞石、三七各30 克,火硝60 克,明雄黄15 克,冰片5 克,硼砂、儿茶什30 克,柿霜粉100 克。病情稳定时,每月连服10 天,早晚蜜汁调糊含化;出现短暂梗阻时,服加味开道散12 日,另,曾连服白鹅血3 个月。

用上法至3 个月后,可以下床走动,体重回升,半年后已与常人无异,直到10 年后病逝,再未发生严重梗阻。

本文摘自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仅为学习交流之用。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