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医大师李玉奇治习惯性流产医案
大中医 时间:2019-08-16

初诊:全某,女,26岁,该患婚后4年连续流产3次,经多家妇科专科医院治疗均无效,也服用过多种中药仍未见起色,经妇科系统检查,除习惯性流产外,未发现其他器质性病变,经专科医院检查结果认定,此病并非生理上的缺陷,乃是临床一般流产,但却使临床医生大为挠头,找不到一种真正行之有效的良策。经人介绍多方辗转找到李老。



19764月初诊,患者已有孕40余天,尚未见胎漏。查其神色正常,略带紧张,体重50 kg上下。自述既往健康,现时有腰酸,大便燥结,夜眠可,胃纳一般,余无明显不适。舌淡,苔薄白,脉来弦滑有力。

本病起因多是由于冲任不固,胞宫蕴热,或过食膏粱厚味,致体胖生痰、湿痰化热、热伤胚胎或滑胎之后,再受孕时精神过度紧张而损及胎元。患者已有3 次流产史,考虑为脾肾两虚所致,肾气虚不养腰府,故见腰酸,脾气虚固摄无权,则胎元不固易致滑胎;血聚于胞胎,阴虚血少,肠道失润则见大便干燥,从舌象上看胞胎得养, 尚未见恶象,预后良,脉弦滑有力示其内有蕴热,但尚不明显。

中医诊断:滑胎,脾肾两虚。

治则:健脾益肾。

方药:补中益气汤加减。

药用:人参5g,白术10g,知母10g,桑寄生20g,竹茹5g,陈皮10g,杜仲5g,菟丝子10g,黄芩5g,山药10g,川贝10g,益智10g,水煎服,连服9剂,12次。

二诊:之后又以随症加减,续服6剂。患者于怀孕3个月时出现胎漏,就诊时神情异常紧张,询问之出血量不是很多,查舌淡红,苔薄白,脉弦滑有力。此症虽有脾肾两虚为本,但胎漏动血乃由胞宫蕴热虚火妄动所致。故需加用凉血止血之药物以安胎。嘱其不必惊慌,遂于原方中改杜仲为杜仲炭25g,加生地炭30g,莲房炭25g,续服6剂。药后未见出血, 故再与辨证加减,患者服药7个月后停药,足月产下一健康女婴,母女平安。

按:此乃为滑胎,病因在于任冲二脉不固,肾气虚微,主张从气治而不从血治,用补中益气汤化裁加以滋补肾气之品,以利胎元。他不赞成从血论治,即通常惯用 以四物汤或胶艾四物汤为基础组方,往往于临床中收效甚微,因四物汤既不止血又不能养胎安胎,而李老主张从气治而不从血治,意在孕妇滑胎本已伤血动血,故切不可再用补血和血药动其经血,而采取补气调经之法静养胎元。从理论上讲,气能生血,气行则血亦行,补气等于补血,又何须动血犯胎,妊娠一旦漏血,用补血法治之,临床经验证明成功率很低,往往以失败而告终。师曰,凡遇此种病例或类似此种病例均用补气法治疗疗效甚好。

治疗中13个月为安胎,方用人参5g,白术10g,知母10g,陈皮10g,桑寄生20g,杜仲5g,菟丝子10g,益智仁10g,山药10g,川贝10g,加减,水煎服。

待到 46个月以补胎为主,杜仲可加至10g,菟丝子加至15g,以利于胎儿快快长大成熟。79个月,以养胎为主,续断、益智仁均加至15g。师翁特别指出:如用药后仍见少量流血,不必担忧,可将杜仲改为杜仲炭25g, 如血见较多,先检查胎元,如胎元尚好,可加用生地炭30g、莲房炭 25g止血而不留瘀,临床每每奏效。此方由补中益气汤化裁,却并非照搬原方,而是利用其法理滋补肾气以养经血,生地苦寒,炒炭性温,入手足少阴经,配以莲房炭,性苦涩而温,入足厥阴血分,二者止血安胎,养胎而不动胎,确为治疗滑胎、小产之要药。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